此时此刻,远远看去,丝毫看不出石暴的表情是喜是忧,是愁是恼。不过,对于流金城这样的大城市来说,各行各业都是十分发达,四海八方的人员往来极多,消息来源自然也会四通八达。石暴思忖一番之后,不由得轻抚了一下鲨皮袋,探手而入,将一枚鸡蛋大小的鹅卵石握在了手中。

“我该走了。”神婆自语,在夕阳照耀下脸上泛着神奇的光华,“好像唯一属于我自己的只有这一招逃生的秘术了,当年可是费了不少心思才得到的,虽然比起他传授给我的差了太多,不过保命却是很不错。”神婆将死,要传授姜遇秘术,也算是对他一路相伴的馈赠。骨头碎裂的声音传来,筑基修士根本无法抵挡,虽然体质比开脉期修士不知道强硬多少,但是两股巨力对拼之下,那种力度已经远远超过万斤,他极度震撼地看着自己的腿被姜遇踢断,并且因为那力度过于巨大,直接将他的腿踢得粉碎,自膝盖以下,全部化为肉泥。

  对河村十五年民间禁毒路

  图为2月13日,思阳镇华加村对河禁毒协会会长、民警、社区戒毒专干约谈在册吸毒人员李某。许玉荣 摄

  □ 本报记者  马艳

  □ 本报通讯员 王微 李宁东

  如今的广西上思县对河村显得分外安宁,少人出入。

  村口的七八株粗壮的柠檬树下,一排禁毒宣传专栏尤其醒目。“毒品一日不绝,禁毒一刻不止”“上思县禁毒人民战争成果展”“我国刑法关于毒品犯罪法律条文”,配以文图,赫然在目。围墙上,“手拉手远离毒品,心连心造福社会”等红字标语及彩色漫画,高过人头,十分醒目。它们就像无声的警钟,时刻在告诫村里的每一个人,不要忘记那一段毒品成灾的日子,要珍惜今天安康富足的幸福生活。

  “粉仔”吸毒一度猖獗

  对河村是上思县思阳镇华加村的一个自然村,300户1330多人,与县城仅一河之隔。

  15年前,也就是2004年,对河村吸毒的未成年人和青年人,在册登记的就超过30人。每天出入对河村的外地“粉仔”,最多时有30多人。吸毒和毒品零包“生意”一度猖獗。

  今年43岁村民阿见(化名)说,那时的白粉都是海洛因。阿见也沾过毒,差点上瘾。所幸父母把他赶去福建打工,堂堂正正成为一家公司老总的助手,并成家立业。阿见的哥哥也吸过毒,也被父母赶出村子,去了外省。他哥哥经多年不懈努力,终于成功戒毒,现也成家立业。

  “我哥45岁的人了,小孩还没上幼儿园呢,但总算挽回了正常人生。”阿见说。

  今年43岁的黄闪东是村里的能人,他经营酒店、建筑、休闲观光农业等多种产业。黄闪东说,从上个世纪90年代末至2004年,村里毒灾最甚。村头村尾,代销店旁,竹丛旁,荔枝树下,常常看到“粉仔”公开吸毒。

  那些年村里的治安很差,不说家禽,就是农具也不敢放在屋外,犁头都有人偷,因为铁可以卖点钱。对河村成为远近“闻名”的吸毒村。有不少订了婚的女青年,因为未婚夫是对河村人而悔婚退婚。

  禁毒人民战争打响

  毒品、“粉仔”为村里人所深恶痛绝。2006年,在当地党委、政府和公安机关的多方协调和支持下,华加村的村干部,在外工作或退休回村的干部、教师组织协商成立禁毒协会,报县政府备案并制定了《禁毒公约》,成立领导小组,组织村民共同参与禁毒斗争,成为全广西第一个民间禁毒协会。第一任会长是现任的村党支部书记陆山,禁毒协会同时成立义务巡防队。

  陆山说,当时对河村拉起横幅,举行禁毒誓师大会,全村男女老少都签名、宣誓。

  对河村与县城连着一座100米长、两米多宽的木桥,是村里通往外界的必经之路。巡防队一天24小时轮班。只要看到面生的,举止、面色疑似“粉仔”的,就电话报告派出所。

  今年47岁的村民老廖,15年前就主动报名参加对河护村巡逻队,白天摆摊卖猪肉,晚上值班站岗,没有一分钱补助却依旧坚持义务禁毒许多年,经他手抓住并扭送公安机关的涉毒分子就有20多人。他曾因为值守巡逻,险些被吸贩毒分子下毒手。

  有一年,吸贩毒分子恶意报复,深夜里,将木桥淋上汽油,点火烧桥,所幸派出所民警与巡逻队员们及时扑救,没有造成损失。面对这些恶意报复,对河村人没有退缩,反而展现出更强的全民禁毒的决心与毅力。

  当年在思阳镇派出所当民警、现任上思县禁毒办副主任的刘怀德说:“群众真的恨透了毒品和‘粉仔’。他们自发动员起来护村,在各级党委、政府的努力下,真正打响了一场禁毒人民战争。”

  合力禁毒成就首富村

  15年间,禁毒协会会员与村民坚持守候在村口桥头,围堵、规劝、扭送吸、贩毒者;每年“五四青年节”“6?26国际禁毒日”等重大节日举办禁毒文艺晚会、比赛、聚餐;会员上门与家属共同做吸毒成瘾人员的思想工作、解决低保或就业问题;协助禁毒办开展各种宣传活动。

  为了进一步巩固禁毒成果,在上思县公安机关和对河屯禁毒协会的争取下,上思县政府先后投入建设资金50多万元,扶持对河屯禁毒协会的建设,还扶持创建了对河屯禁毒协会禁毒预防教育示范基地,主要开展对禁毒协会骨干的业务培训工作,同时基地培训村民达1600多人,并惠及附近的明江小学和周边村民。

  从2007年开始,作为村禁毒活动的总协调,黄闪东发起了一年一度的禁毒大会。这是一场集餐会、禁毒法治宣传、互动交流、文娱活动的大会,县委政法委、县禁毒委、县公安局有关领导和乡镇领导、村干部年年到会。参加大会的村民根据自愿原则,每人交20元餐费,餐费大头由村里的大小老板出资赞助。大会每年5月18日举办,最多时聚餐要开近50桌,近500人参加。

  村民合力禁毒后,对河村村容村貌大变样。全村260多户干了个体户,有做猪肉生意的,有做建筑的,有做工程施工的……因为土质得天独厚,对河村的萝卜干、糯玉米远近闻名。对河村几乎家家户户都盖起了楼房,小轿车有约60辆,另有农用车、卡车40多辆,施工勾机10多台,现在,对河村成为上思县最富裕的一个自然村。

“那是自然,谁怕谁呢。”李总管,即可起身,道“是,姥爷!”李总管,立马走在前面带路,转过楚府正堂,然后几处九转廊亭。

  先给观众看特效,再慢慢培育市场

  “中国科幻电影元年”来了吗?科学家、科幻作家、科幻创作研究者展开跨界对话:

  《流浪地球》火了。它的火爆,让很多人笃定,呼唤了多年的“中国科幻电影元年”,这次真的来了,科幻圈人士对此怎么看?南方日报特邀科学家、科幻作家、科幻创作研究者,展开了一场跨界对话。

  本期嘉宾

  李 淼:物理学家,中山大学天文与空间科学研究院院长

  林天强:清华大学互联网产业研究院副院长,科幻创作研究者

  孙俊杰:科幻作家

  拍科幻片缺的是信心吗

  南方日报:国产科幻电影IP炒了几年,但基本没有作品激起水花,问题出在哪里?

  李淼:其他作品都没有达到这个水平,《流浪地球》的视觉效果以及讲述故事的方式都是非常成功的。特别是视觉效果,达到了很高的水平。

  林天强:我认为国产科幻电影成为“爆款”的关键,是信心、生态、资源、制作、营销。没有收获很好反响,一定是这五个因素当中某个或某些因素没有做好。例如在硬核故事、制作工艺方面,影片没有科幻感;又如业内外没有建立中国科幻的信心,当东方脸以主角身份出现在科幻片中,大家会不适应。

  孙俊杰:我们缺的不是技术、剧本,在《流浪地球》之前,我认为最缺的是信心。资本市场对于科幻作品,特别是重工业严肃题材的科幻电影能不能够得到市场的认可,有非常大的怀疑。不但投资方怀疑,一些科幻小说的创作者甚至普通观众都非常怀疑。没有这样一个成功的先例,以至于整个圈内人感觉都非常悲观,这就导致了恶性循环。

  拍出来先满足中国观众

  南方日报:大家谈到拍科幻片,经常会强调本土化,您怎么看?

  林天强:科幻电影是基于科学想象之上的电影创作,科学是一个共同体,没有东方科学和西方科学之分,拍科幻片同样没有东西方差别。这次最大的区别就是主创不同,操盘手换了。

  刘慈欣小说里所建构的世界,不分中国或西方科幻。郭帆导演改编后的故事,同样没有东西方差别,是灾难中成长的经典的英雄故事设置,电影也突出了拯救地球过程中的国际合作。希望今后科幻片也没必要强调这是中国的科幻片,中国人能够拍给世界看的科幻电影,当然还需要一个过程。

  孙俊杰:郭帆导演受访时说,他拍出来的东西要先满足中国观众。想想很有道理。有很多美国大片为讨好中国市场,安排了中国人的角色,但多是没有情感的科学家形象,说着生硬的普通话,这样的“国际化”没有必要。在我们的科幻片当中,可以去大胆畅想,去呈现。至于人性,归根结底是共通的,所以我觉得不必太过计较国际化的问题。

  打破类型题材的相对固化

  南方日报:若从大环境角度分析,如何解读《流浪地球》的爆红,它对中国电影带来怎样的影响?

  林天强:首先,提振了信心。之前鉴于没有成功先例,从投资方到制作者、观众,对中国科幻电影都相对谨慎,《流浪地球》之后,创作者可以挺直腰板说,中国可以做科幻电影,而且是硬科幻电影。第二,改变了产业生态。中国电影产业发展迅速,但不管类型题材还是利益结构都相对固化,没有给科幻留出足够的空间,《流浪地球》形成的效应是资本会认可中国的科幻类型,电影生态、利益结构、资源分配都将发生变化。这会进入一个良性循环。很多科幻圈朋友说,《流浪地球》至少给科幻领域带来五年的好年景,要抓紧这个机遇,多出作品,快出作品,要出好作品。我也说过,《流浪地球》是中国电影工业升级换代的一个仪式,重工业电影时代到来了。

  南方日报:近年,科幻热兴起,就电影来说,也从以往的“回望过去”(古装武侠片),到现在的开始“面向未来”,您怎么看这样的变化?

  孙俊杰:我觉得这与国家的经济和科技发展息息相关。我国在经济文化等领域都蒸蒸日上,大家充满了豪情壮志,才会在社会上产生一股对未来充满憧憬的“科幻热”。

  拍科幻片切忌一拥而上

  南方日报:“中国科幻电影元年”真的来了吗?

  李淼:我非常肯定这点。我相信它会带来一批科幻大片的出现。影视圈和资本方看到《流浪地球》这么成功,很多人都跃跃欲试了。

  林天强:“科幻电影元年”本应是史论概念,不管是电影史或者科幻史。在我看来,近年所谓“元年”是被当做一个营销手段或是吸引人眼球的方法。是不是“元年”,要看未来是否连续出现好作品,资方是否持续投资拍摄科幻。而当我们非常扎实地基于科学地关心未来、讨论未来,讲述面向未来的故事的时候,哪年是“科幻元年”也就不重要了。

  孙俊杰:科幻小说是最难改编的题材。我们在历史、武侠、玄幻等题材有很多积累,但大家不知道怎么去做科幻。《流浪地球》给我们开了一个好头,我们对未来充满信心。《流浪地球》的成功,不仅在于影片本身,更在于培养了非常多的从业人员,也积累了很多的素材,从这个意义上,确实可以说是“中国科幻电影元年”。我担心的是,《流浪地球》让人产生不切实际、非常美好的幻想。万一在一两年内没有好的作品出来,大家容易走向另一个极端。我希望尽量调低期望值,拍摄科幻大片真的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不要一窝蜂去拍科幻片,希望与热爱科幻、志同道合的人合作,潜心去想怎么把最精彩的东西呈现出来。

  南方日报:如何进一步提升国产科幻片的品质?

  李淼:除了《流浪地球》这样以视觉效果以及故事取胜的电影,我还希望出现像《黑客帝国》《2001太空漫游》这样更有思想深度的优秀科幻电影。我相信,像《流浪地球》这样的电影以后会出来好多部,但是要有一定的思想可能还需要一定时间去沉淀。

  林天强:希望借着科幻电影的东风,更多国产科幻片能得到资本的支持,把《流浪地球》系列打造成功,同时推动中国故事、中国神话、中国传说的科幻化。

  孙俊杰:科幻电影和小说的创作差别非常大。小说可能更多地探讨人内心的纠结,但对科幻电影,观众还是更想看到波澜壮阔的大特效、大场面。所以我觉得我们的创作者在目前这个阶段要尽量收敛一点自己内心的一些科幻想法,尽量把最好的画面,最火爆的东西提供给观众,再把这个市场慢慢培育起来。

  ●南方日报记者 刘长欣 毕嘉琪 王腾腾

  ■链接

  广州一中校友是《流浪地球》的编剧之一

  从中学起就迷恋“非现实”

  《流浪地球》作为国产科幻电影,以现实世界作为入口,对未来展开了看似离奇而又合理的想象,不仅将科幻小说成功搬上荧幕,还以全新虚拟的“世界观”征服了观众。据悉,《流浪地球》由8人编剧团队完成,其中就有毕业于广州市第一中学的广州80后编剧严东旭。近日,南方日报独家采访严东旭,揭秘电影背后的创作过程。

  《流浪地球》是一部目标明确的商业科幻大片,因此需要更多核心创意人员去确保整个故事的创意,保证每个剧情点都经得住市场考验。严东旭说,编剧团队在修改每一稿时,基本上每一句对白、每一个场景描写都会经历一次迭代。创作过程中也使用了“科技手段”,引入一个专门的编剧软件来支持线上协作,不仅能统计各个角色的对白、统计场景的数量和日夜场时间,给我们提供辅助工具去画出不同角色的情绪曲线,从而让剧本的最终呈现更加科学。

  “科幻编剧”是如何炼成的?严东旭坦言,对年轻的一代来说,生活里本身就已经有了科幻的土壤,能从不同的动画片、电影中获得无穷的想象空间。在广州一中读书期间,严东旭把各种文学作品读了个遍,包括金庸所有的武侠小说、玛丽?雪莱的《科学怪人》等科幻小说。“在此之前,我的底子更多是从看希腊神话和中国神话得来的,我从很小就开始看这些跟现实脱钩的东西,被这种五彩斑斓的幻想世界吸引,所以一直钟情于非现实主义的领域。”

  未来科幻创作的“兴奋点”在哪里?

  南方日报

  像太空题材未来肯定还会有,我觉得,量子力学可能会成为一个热点,如量子通信、量子纠缠等。生物科技发展速度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快,而且涉及到伦理层面,不如太空类等题材更容易打开想象力,也更适合电影化呈现。

  李淼

“是这个包子上流了我的口水吗?”可是,这三位十分老道的老年猎人和三位徒弟,于这位中年采药人往凤鸣山之巅方向一起进发,边走,边是寻找奇珍,狩猎的时候,不要说满载而归了,就算是想中途脱身走出来都是成了问题,这七人的队伍在凤鸣山道崎岖的山道这一带徘徊良久,居然是四处白色迷雾渐深,却也就在那位曾经有幸到过凤鸣山半山峰的那一起中年采药人向导也是六神无主,不过却当那位中年采药人向导,跳到一处高地,半拱起身体,双手作观路,打探状,正一直回想着少年时候那一次经历记忆的时候。矮个黑衣人见这位白衣少年,气势非凡,也是吃惊,当即道“武林,...人称,夺命双雄,...江南大盗......?” (责任编辑:金伟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