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厅靠近一间卧室的门边,一名被五花大绑的粗壮汉子半蹲半坐在地上,一双惊恐无比的眼睛慌乱地转来转去,紧盯着对其不理不睬的众人。姬明月说完就飘然而去。“哈哈哈,哈哈。” 得意的大笑声升自半空响起,随着这一声大笑,一只光华闪动的大手,突然击碎木质炼丹房,抓向生息丸。

这一拳太过恐怖,差点将那僵尸的半边身体给生生轰掉,那僵尸丝毫感受不到疼痛,一拳也轰了下来。半空,电光一驰,清风一逝去,独远,沈月柔,曲之风,冰玉,简美,成江,落入主道之上。

  京津冀协同发展5周年

  疏解外迁 搬出广阔新天地

  北京紧紧牵住疏解非首都功能这个“牛鼻子”,近五年来,疏解退出的一般制造业企业有2600多家,疏解提升市场700多个,为可持续发展腾出更多的资源和空间。承接地把握机遇,从承接北京迁出的大量企事业单位中获得发展动力,外迁企业和商户也在搬迁中抓住机遇,赢得更多发展空间。

  数说

  2018年非首都功能疏解力度持续加大:退出一般制造业企业656家,退出企业主要集中在机械制造与加工,建材、金属制品、家具和木制品加工,包装印刷、化工等行业。疏解提升市场和物流中心204个。大红门服装商贸城三期、玉泉营建材市场灯饰城、金五星商业百货城、官园商品批发市场等一批市场关停。 

  截至目前,北京疏解一般制造业企业累计超过2600家,疏解提升市场超过580家,动物园、大红门等区域性批发市场完成撤并升级和外迁。

  2019年将继续调整退出一般制造业企业300家以上,疏解提升市场50个、物流中心16个,建设提升便民商业网点1000个。

  京开五金市场

  自建环京物流一站式服务

  从北京城中心一路向南80多公里,行驶至永昌路和107国道交界处,便能看到新京开市场的大广告牌,这里地处京津冀腹地,毗邻雄安新区,正对着河北新发地市场交易区。

  北京京开五金建材批发市场成立于2001年,曾是北京最早成立的专业五金机电市场之一,也是中国北方地区极具规模的五金建材批发市场。

  2017年9月底,京开五金建材批发市场正式外迁至高碑店,80%多的商户也随市场一道,到河北开辟新天地。2017年11月11日,河北高碑店京开五金建材市场正式开业,新市场建筑面积约15万平方米,能容纳1300余家经营户,承接了上千家已关停的北京京开五金建材市场的商户。

  “新市场建筑体量很大,布局合理,空间利用率高。”该市场商户、天中天五金工具公司经理赵百友说。入驻以来,他的代理商增加了70%。在市场大门口,大货车、小汽车进出繁忙,货物发往全国各地,不少还是整车采购,市场内店铺成排、整齐舒朗,螺旋式上下通道,运货车辆可开至每层,滚梯、货梯一应俱全。原来北京老市场里有的八大批发基地增至到十大批发基地,产品种类更加齐全,各种耳熟能详的国际国内品牌齐聚。

  “市场在哪儿,批发客户就在哪儿,虽然这边零售额是比北京少了点儿,但批发业务大大增加。我在高碑店买了房,打算长期扎根在这儿了。”商户黄银河正忙着向河北、山东发货,他跟随市场来到高碑店,如今批发业务增加了六成,还成立了电子商务部,借助京开市场这个新平台商户们的事业也在拓展。

  “起初很多商户认为离开了北京,生意就没有了,实践证明疏解北京的非首都功能,让一些市场外迁,这是协同发展的客观要求。离开北京,就是为了更好地服务北京。”新京开市场总经理周金枢说,与北京相比,高碑店地价便宜、库房充足,各方面费用都较低,搬迁后市场自建了环京物流和环雄安物流,每天中午和傍晚都有各线路物流往返北京和雄安,真正实现了仓储物流一站式服务。

  高碑店城市发展定位是环首都商贸物流聚集地,高碑店新发地的品牌在这里已很具规模,茶城、花卉、汽配等很多项目也落户于此。老商机没丢,新商机更多了,这里距离雄安新区20多公里,随着雄安新区建设步伐的加快,以及2022年冬奥会张家口建设提速,京开市场迎来了更好的发展机遇。提起外迁一年多来的新变化,周金枢赞不绝口。

  鹿富物流

  提早布局在大潮中赚足甜头

  现在的沧州明珠国际商贸城静悄悄的,各个批发市场还在节假日状态,而2月22日(正月十八)之后,这里又将是一派车来车往的火热。已经承接了8000多户北京外迁服装批发商户、3200余家服装加工生产企业的沧州,物流已经成为沧州服装产业发展的“咽喉”。鹿富物流是目前沧州汇聚的47家物流公司之一,早在2014年就开始布局沧州,从最开始到沧州的“吃不饱”,到现在的吞吐量和北京持平,伴随着市场的发展壮大,物流业态也在进行着调整提升。

  鹿富物流是一家温州的物流企业,之前在京津冀地区的重点布局一直在北京大红门地区,就在南四环大红门桥南的万泽龙物流中心,以鞋帽类市场为主要目标。“春江水暖鸭先知”,早在2014年随着疏解整治促提升的不断推进,企业就看出了风向,成为首批布局沧州的物流企业。

  刚来沧州的时候,企业根本不敢投入很大的运力,就这样还老是“吃不饱”,但是随着商户的不断迁入,他们发现运力不够了,尤其是去年北京早市商户陆续入驻之后。

  当时明珠商贸城为了帮助商户一起做大市场,推出了免费发货的优惠措施,由明珠商贸城向物流企业支付运费,在免费发货期间,有的时候一天就发单2万多件,。沧州东塑明珠物流的负责人陈坚介绍,随着承接工作的深入开展物流体量也在飞速增长,为企业提供了成长的空间。

  借势而起,提早布局的鹿富物流在这股大潮中赚足了甜头,现在一天的发货量能够达到300至500立方米了,营业额已经和在北京大红门时候持平了,而且随着商户的不断聚集,发货量还将越来越高。

  让企业更加看到“钱途光明”的是,占地500亩的明珠物流园区已经在去年7月动工,预计今年5月正式投入使用。鹿富物流相关负责人表示非常期待将来入驻新的物流园,企业将有自己的办公区、生活区、作业区,也将有更现代化的作业模式。

  榆构建材

  空间和环境超负荷都解决了

  从丰台花乡榆树庄村向南驱车61公里,一个小时左右的车程,来到河北省廊坊市固安县东湾乡杨家屯村,河北榆构建材有限公司就坐落在这里。早在2010年,榆树庄村就开始主动疏解,将村集体企业逐步外迁,也在京津冀一体化的大潮中抢得了先机,实现了企业转型升级的蜕变。

  在河北榆构占地24.6万平方米的厂区内,整齐地排列着排水管道构件、叠合板等各种构件,十多台龙门吊在厂区内有序移动作业。这个生产钢筋混凝土构件的厂区并没有想象中的那种机器轰鸣、尘土飞扬。

  “外迁,不仅是空间的变化,更为企业提供了升级的契机,为了达到当地的环保要求,对于有噪音的生产作业,都安排在全封闭式的车间里。”榆树庄村村委会主任王冬纯告诉记者。在一间占地4000平方米的全封闭式生产车间里,共有两条现代化生产线,其中一条是装配式预制混凝土构件生产线,另一条是地铁盾构片生产线。在地铁盾构片生产线上,记者看到钢筋上料、焊接成型、入模、混凝土预制、浇筑、成品检验等全部由自动生产流水线依次完成。盾构管片是盾构施工的重要装配构件,管片质量直接关系到隧道的整体质量和安全,影响隧道的防水性能及耐久性能。“目前正在建设的北京地铁16号线、17号线的部分标段就是使用的这里的盾构片”。王冬纯说。

  总部设立在花乡榆树庄村的北京榆构是一家具有39年历史的村办集体企业。为了解决空间和环境超负荷的问题,2010年榆树庄村领导班子集体决定把北京榆构有限公司从村里搬迁到河北,通过异地建厂扩容保证村子的可持续发展。

  如今榆构公司已经形成了集设计、研发制造、施工为一体的装配式建筑产业集团。

  本报记者 孙颖

独远,知道,青丞相,和火丞相更多的是想采取平息民恐的方向去考虑的,于是,道“各位爱卿各抒已见。这一件事情,就到此为止,唯恐不必要的伤亡,这一块区域,必须暂时军方管控,设为禁区!”随着马蹄声越来越响,三骑快马也是渐行渐近,不过片刻工夫就已来到了西城山的山脚之下。

  演员信息被打包卖 德云社维权

  记者调查发现网上仍有售相关内容 律师称买卖均涉嫌侵权

  2月15日,德云社发布声明称,旗下多位艺人的住址、行程等信息被多次泄露、传播及售卖,严重侵犯了艺人的隐私权,将针对上述侵权行为,委托律师依法维权。

  北京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现,声明发布后,仍有人公开出售岳云鹏、张云雷等德云社艺人个人信息,无论是身份证号码还是家庭住址、航班信息,均可提供,只需100元就能获得一名艺人的“打包信息”。律师建议网友理性追星,切勿购买他人个人信息。

  谴责抵制

  旗下艺人隐私被售卖

  德云社发声明维权

  最近两天,德云社维权声明在网上引发大量关注。声明称,一段时间以来,德云社旗下多位艺人的住址、行程等信息多次被泄露、传播及售卖,这些行为已严重妨碍了艺人正常的工作和生活,并严重侵犯了艺人的隐私权,甚至还会对艺人的人身安全带来潜在的隐患。

  为保护德云社艺人的合法权益,德云社特此发布声明:德云社将委托律师依法维权,迫究盗取、传播、售卖上述信息的相关人员的民事、行政甚至刑事责任;相关艺人也已经启动报警程序,德云社将给予全力支持。

  声明最后,德云社表示希望相关行业有机会接触艺人信息的个别从业人员停止泄露艺人隐私,同时也希望相关网络平台、自媒体停止传播艺人隐私,并呼吁广大观众能够谴责并抵制侵犯艺人隐私的恶劣行为。

  声明发布后,很快转发过万。许多喜爱德云社艺人的粉丝呼吁,希望大家都能理性追星,保护他人个人信息。

  调查发现

  网上100元打包售艺人信息

  2月16日,北京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现,各社交网络上仍有不少打着出售德云社相关艺人信息的账号在活跃。

  据一名自称资深追星人士的卖家介绍,只需50元,粉丝就可获得岳云鹏、张云雷、孟鹤堂等艺人身份证号码。此外,张云雷等艺人住址信息也可以打包购买。“身份证加住址,打包价100元。”

  对于上述信息来源,有网友爆料称可能是其他粉丝或工作人员提供,但卖家坚称:“都是我们自己查的,保真。”至于如何查到的,对方则闭口不谈。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似乎是为了躲避监管,买卖双方联系方式颇为复杂。根据卖家朋友圈信息显示,其出售信息绝不仅限于德云社一众艺人,从演员朱一龙、杨幂,到歌手薛之谦、李荣浩、再到偶像杨超越、黄明昊……许多明星的手机号、酒店入住信息乃至工作行程都在其出售范围内。

  律师解读

  买卖明星信息均涉嫌侵权

  事实上,艺人个人信息遭泄露乃至公开出售早已有之,不少明星都曾就此提出维权,但这一现象始终屡禁不止。

  北京康达律师事务所的韩骁律师对此表示,不管是出售艺人个人信息的“黄牛”,还是购买此类信息并骚扰艺人的所谓“粉丝”,均涉嫌侵犯艺人的合法权利,严重者还会涉及刑事犯罪。

  韩骁指出,根据《民法总则》规定:“自然人的个人信息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和个人需要获取他人个人信息的,应当依法取得并确保信息安全,不得非法收集、使用、加工、传输他人个人信息,不得非法买卖、提供或者公开他人个人信息。”

  因此,泄露、买卖旗下艺人个人信息的行为,已构成侵权。按照《刑法》规定,向他人出售或者提供公民个人信息,情节严重的,将被处以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律师提醒:“理性追星,切勿购买或公开他人个人信息。”

  文/本报记者 孔令晗

独远,微微吃惊,道“前辈,何事?”虽然暂时处于下风,若是拼死一战,胜负犹未可知,姜遇眸子幽光一闪,脚踩组天诀,向着道体离去的方向激射而去。他身怀天凰再生术的事情居然被这个老人一眼看透了,这老者的修为究竟到了何种地步。 (责任编辑:刘祖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