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石暴都是在不断的修炼之中度过的。得到杨立体内新鲜补充的紫色气息后,大杨立体内的紫色气息迅速凝结成一团,最终再次幻化出一个灵魂体,灵魂体面目酷似杨立,又一个杨立灵魂的分身诞生了!狂暴妖兽愤怒了,要是不能在这样一种狂暴状态下拿下杨立,他想象不出,今后他还能过什么像样安生日子! 因为打蛇不死必遭其咬。

从雷曼草和老怪的对话当,从石壁之上兀自出现的大片绿意,从焦黄当中透出的雷曼草气息,杨立已经猜测的八九不离十,那个从小小洞府里消失的雷曼草,于清晨,在光滑青石壁上,早早化成了她的本体,一株硕大无朋的藤蔓植物。这些人都是摩肩接踵紧紧地靠在一起,他们手中的武器尽皆是双手把持,一致对外,形成了一道看上去坚固异常的防线。

接下来的是第四幅,在这幅图当中,主人公依然是青涩少年。图中,他身处密密麻麻的草丛当中,手上还捧着一些草叶,正转身朝观画之人微笑。虽然岩画线条粗糙,却也能感受图中少年发自内心的微笑。雷曼草看到此处,紧绷的脸也放松下来,回之以一抹淡淡的浅笑。“轰!”的一声惊天巨响。

  “法扎”为什么这么火?

  去年,一部被称为“法扎”的法语音乐剧《摇滚莫扎特》成为现象级演出。上海24场演出场场爆满,前8场提前半年就售罄。二轮开票时,观众通宵排队,连刷10场以上的观众比比皆是,还有不少人从日本、韩国、俄罗斯、乌克兰打飞的过来看戏。2月22日至3月10日,该剧还将来到北京天桥艺术中心上演。

  法语音乐剧《摇滚莫扎特》之所以被叫做“法扎”,是为了区别德语版音乐剧《莫扎特!》以及英语版音乐剧《莫扎特传》等版本。这几种版本并非用不同语言去演绎同一部剧,而是各版本都有自己诠释莫扎特的角度,并且每一版都有大量铁粉。

  法语音乐剧《摇滚莫扎特》为什么这么火?这和如今热门法语音乐剧的幕后操作方式有很大关系。一般的美国百老汇音乐剧,基本都是实体演出一段时间,再出原声大碟。但法语音乐剧反其道而行:先出歌,先打榜,先造势,等歌红人红后再把热门歌填到剧情故事中,等到音乐剧首演时,就不缺歌迷捧场了。这个“套路”已经成为法语音乐剧的操作惯例。

  2009年9月22日,法语音乐剧《摇滚莫扎特》带着三项音乐大奖和销量达56万张的钻石专辑所掳获的大量粉丝,在能容纳4000人的巴黎体育宫首演,座无虚席,并且一直驻演到2010年1月3日,引起巨大轰动。被多家媒体誉为“对整个音乐剧界的一次真正颠覆”。之后,该剧又在全球刮起旋风,在日本、韩国、乌克兰、俄罗斯各地巡演,都大获成功。对于很多中国“法扎”迷和音乐剧发烧友来说,很多人都是因为先看了网络上传的演出视频为之着迷,甚至特意到国外去看该剧演出。

  “法扎”去年和今年在中国各个城市演出时,很多粉丝都盛装到场,现场洋溢着如同节日一样的热烈气氛;大幕拉开,每一个重要人物出场、每首歌响起之前,观众席都会爆发出心照不宣的掌声和欢呼声;演出中,演员们也多次飞奔到观众席中边舞边唱,更是引发阵阵尖叫和欢呼。散场后,还有很多粉丝怀抱着鲜花、礼物、相机、节目册……在凛凛寒风中守候在演职员通道,等待着签名合影……

  《摇滚莫扎特》中,音乐的底色是莫扎特的,剧中有多达20余首乐曲,或是引用自莫扎特本人的经典作品,或是对莫扎特作品做了现代配器二次改编。而有了摇滚风格,当代年轻观众可以分分钟跟上节奏起来嗨爆。经过精心改编的音乐在古典与摇滚之间自由穿越,古典美与未来感相结合的视听觉体验,吸引着全年龄段的观众群体为之疯狂,也体现了“莫扎特就是当时的摇滚明星”这一核心表达。正如《摇滚莫扎特》主演小米所说:“莫扎特当初带来了欧洲音乐前所未有的革新,而我们的演出也是对舞台的一种创新,希望能够引爆大家内心的呼喊。”

  不光是音乐,在这里还可以看到夸张、明快、绚烂的舞台色彩与前卫的服饰美妆处理,大量实景与投影光的巧妙组合……在大胆的故事、大胆的人物、大胆的音乐配合下,舞台呈现的视觉站在当代艺术的流行巅峰,“法扎”称得上代表了当代法语音乐剧最高舞美水准。

  所以,“法扎”的魅力,不仅在“莫扎特”,而是因为,这是一场“复活莫扎特灵魂”、“打通莫扎特与当代人心灵”的狂欢盛宴。

  本报记者 王润 

盘膝一体修炼了一段时间之后,杨立感到自己的丹田都快要撑爆了,这才是施施然停了下去,然后以一副恋恋不舍的模样,从大个子膝盖之上溜下来,样子甚为滑稽,这就好比一个小孩从凳子上爬下来了一样,笨拙而又有趣。“说,什么毒!?”另一人则是看着一旁轰然倒地的尸体,似乎想要说上一些什么的时候,却不想嘴唇微一蠕动,只是发出了一道呀呀之声。 (责任编辑:王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