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盘坐下来,让两人护法,拿出了两枚半步传奇境界尸核中的一枚,顿时一股磅礴的气息喷涌而出,冲天而起。“铛铛!”短剑飞梭,就是两下,一位含羞妖,入妖十七级的,长枪首先交火,金属颤音之中,一阵虎口发麻,和眼圈同心圆猛转,即可惊悚,道“哎呀呀,果然是修真弟子的密探啊!”呶,这是一瓶天水露,若阁下发现伤口再有鲜血流出或者伤愈速度过慢,不妨点上一滴此物,想必大有好处的。”

“天下人算得了什么,若这天下与我为敌,那我就杀到天下噤若寒蝉为止!”“那么凝炼生息丸的,究竟需要怎样含量的地老呢?” 这是大杨立耐不住性子再次发问。大长老接着说道,“以我浅薄的知识修为,我估计要真正炼成生息丸的话,至少需要含有千分之一玄黄之气的地老,要是含有量再低一些的话,恐怕就炼不成了。”

  跨越发展正当时(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DD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

  51万

  江西不断加大脱贫攻坚力度,全省未脱贫人口从2015年底的200万人,下降至2018年底的51万人,贫困发生率从5.7%下降至1.4%。

  88.3%

  2018年江西PM2.5浓度均值下降17.4%,空气优良天数比例88.3%,国考断面水质优良比例92%,生态环境质量明显改善。

  最近公布的江西省政府工作报告中,几组数据格外引人注目:

  2018年地区生产总值增长8.7%,主要经济指标增速连续4年位居全国“第一方阵”;

  全年实现42万贫困人口脱贫、1000个贫困村退出,脱贫攻坚步伐坚定有力;

  PM2.5浓度均值下降17.4%,空气优良天数比例88.3%,国考断面水质优良比例92%,生态环境质量明显改善;

  持续推进风清气正政治生态建设,取得反腐败压倒性胜利。

  2015年3月6日,习近平总书记参加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江西代表团审议,对江西工作提出具有很强方向性、战略性、针对性、指导性的重要指示。

  近4年来,江西省委和省政府团结带领广大干部群众,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指示精神,共绘新时代江西跨越发展新画卷。

  老区群众小康梦一步步变成现实

  腊月二十三,井冈山坝上村,贫困户吴云月正在厨房忙碌着,为过年做准备。

  坝上村红色资源丰富,村里与全国青少年井冈山革命传统教育基地联合研发体验式课程“红军的一天”。穿红军服、戴红军帽、挎红军枪,学员们在村里体验红军急行军、反“会剿”、救护伤员、入户调查、听红军故事、制作红军餐等,切身感受当年的艰辛和军民鱼水情深。

  坝上村成立旅游理事会,引导村民特别是贫困户,接待学员到家里制作红军餐。去年,村里几户人家还开始经营民宿,将自家闲置房间装修后,通过网络吸引不少游客。吴云月经常跑过去串门“偷师”,“一间房装修最少八九千元,两间房还能凑得起,就怕没客人。”2018年底,坝上村因势利导,注册成立旅游公司,升级“红军的一天”,吸引学员们夜宿农家,乡里还出台了奖补政策。

  2017年2月26日,井冈山在全国率先脱贫“摘帽”。井冈山市委书记刘洪表示,脱贫“摘帽”不是最终目标,让人民过上更加美好的生活才是奋斗目标。井冈山不断探索巩固脱贫成效,做到脱贫不止步,致富奔小康。

  遵照习近平总书记“决不能让老区群众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进程中掉队,立下愚公志、打好攻坚战,让老区人民同全国人民共享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成果”重要指示,江西不断加大脱贫攻坚力度,经过不懈努力,全省未脱贫人口从2015年底的200万人,下降至2018年底的51万人,贫困发生率从5.7%下降至1.4%。

  生态优先绿色经济蓬勃兴起

  长江波涛滚滚,停靠在九江石化码头的远洋9605油轮,刚装完2900吨航空煤油,准备启程赶往重庆。

  走进油轮船员生活区,冲水卫生间,隔间休息室,无明火厨房,功能齐全。屋外甲板上,餐厨垃圾、生活垃圾分类放在垃圾桶里。船长张勇介绍,船上的垃圾先装在垃圾桶内,生活污水收集后净化处理,船舱内油污等收集暂存,都不能排入长江。

  “2019年1月21日,清帆垃圾接收;2019年1月29日,九江港。”翻开远洋9605号的垃圾排放记录,日期、垃圾接收港口或船舶、种类、数量、签字盖章,清清楚楚。

  为确保长江清流不被污染,通过调查摸底、监督检查、行政处罚等系列措施,长江九江段500总吨以上船舶,全部安装生活污水处理装置,辖区内船舶生活污水合规处置排放。

  九江市委书记林彬杨介绍,九江全面开展入河口清理、非法码头拆除、矿山关停复绿、沿江环境整治和园区生态化改造等,沿江非法码头全部拆除到位,腾出岸线7500多米,矿山复绿3400亩。

  “全省PM2.5浓度38微克/立方米,同比下降17.4%,优良天数比例88.3%,基本消除监测断面劣V类水体,江西环境质量持续向好,生态优势巩固提升。”省发改委主任张和平表示,近年来江西切实担负起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使命,中央确定的38项重点改革任务中,已形成26项生态文明制度创新成果。

  走进资溪县新月村,暖暖的阳光透过晨雾,洒在香樟树栀子树上,村寨传来阵阵山歌。循着歌声前行,一路是青瓦白墙的楼房、工艺精湛的雕窗和独具风情的彩绘,优美的自然环境和浓郁的畲族民俗,引来络绎不绝的游客。

  习近平总书记参加江西代表团审议时,亲切关怀畲乡建设,询问全国人大代表、新月村党支部书记兰念瑛:“高速公路通到你们那里了吧?”“农家乐办起来了吗?”现在,新月村已发展为集畲族民俗体验、生态旅游为一体的乡村旅游胜地,2018年接待游客突破3万余人次,被评为江西省5A级乡村旅游点。

  江西省省长易炼红表示,江西以旅游产业为龙头的生态经济蓬勃发展,2018年旅游接待总人次和旅游总收入分别增长19.7%、26.6%。

  风清气正政治生态正在形成

  1月29日,江西省原副省长李贻煌一审被判有期徒刑18年,并处罚金220万元。

  “自然生态要山清水秀,政治生态也要山清水秀”,习近平总书记对江西建设风清气正政治生态提出要求。

  近年来,江西省委采取针对性措施,着力肃清苏荣案毒害,建设风清气正政治生态取得重要成效。莫建成、李贻煌、冷新生等系列腐败案件,充分表明全面彻底肃清苏荣案余毒的复杂性。

  江西省委书记刘奇多次指出,苏荣腐败案对江西负面影响很大,严重污染了江西政治生态,必须切实从政治上、思想上、工作上、组织上、作风上、家教家风上,坚决全面彻底地肃清苏荣案余毒。

  去年8月28日,江西省委常委班子召开专题民主生活会,结合吸取莫建成、李贻煌等案件教训,对照全面彻底肃清苏荣案“丧失政治立场、不守政治规矩的余毒,责任缺失、管党治党不力的余毒,任人唯亲、搞团团伙伙的余毒,以权谋私、腐化堕落的余毒,大搞形式主义、形象工程的余毒”等5个方面,把自己摆进去、把职责摆进去、把工作摆进去,进行批评和自我批评,真正达到“红脸出汗”“辣味十足”“敲钟拉袖”的效果。在省委示范带动下,全省各市、县和省、市、县直单位及乡镇党委陆续召开专题民主生活会。

  江西省委、省纪委监委对涉及苏荣案的43名党员领导干部依纪依法作出严肃处理,其中因严重违纪并涉嫌犯罪移送司法机关处理9人,给予党纪政纪处分16人,了结处理18人。对中央巡视组指出的11名“带病提拔”干部开展倒查,对涉及行贿买官的71人作出严肃处理,对全省甄别的16名县处级“带病提拔”对象选任过程进行倒查,对41名相关责任人作出处理。与此同时,江西紧盯不敬畏、不在乎、喊口号、装样子等问题,坚决破除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坚决整治“怕、慢、假、庸、散”等作风顽疾。

  与此同时,江西坚持破立并举,旗帜鲜明地为担当实干的干部撑腰鼓劲,及时为受到不实反映的干部澄清正名,激励各级干部心无旁骛干事创业。刘奇表示:“随着全面从严治党深入推进,江西全省风清气正的良好政治生态正在形成。”

  《 人民日报 》( 2019年02月19日 01 版)

旁侧,那一位蓝皮肤的少妇,也就是那一位仆人,蓝姐,看了,看远处,道“万能的主,啊,请保佑他们平安无事!”没过多久,勾玄宗再次涌来一批援手,两名白发苍苍的老者,身上散发着强横的气息,皆已经立足于羽化期,称得上是一方强者,哪怕是一群自命不凡的天才都只能干瞪眼,强忍着怒气退避。

  第69届柏林电影节闭幕 《地久天长》包揽最佳男女演员奖 分别由王景春与咏梅获得
  王景春手捧银熊 先发朋友圈

  王景春与咏梅获封本届柏林电影节最佳男女演员

  都说柏林电影节是中国影人的福地,对王景春来说尤其如此。2014年他第一次以《白日焰火》参加柏林电影节,这部影片就获得了最佳影片和最佳男演员奖(廖凡)。今年,王景春第二度以《地久天长》参加柏林电影节,最终他以此片获封最佳男演员奖,咏梅以此片获封最佳女演员奖。这是继2011年《纳德和西敏:一次别离》和2015年《45周年》之后,又一部同时拿下这两个奖项的影片。

  都说今年柏林电影节是中国电影的“大年”,两座银熊奖奖杯在手,果然不负众望。

  有佳绩

  《地久天长》获两项“最佳”

  《地久天长》讲述了两个家庭因为一次意外而生缝隙,其中一家由北方远走遥远的南方,相隔三十年后再度聚首的故事。时代洪流下,每个人都历经沧桑,秘密也终因年轻一代的坦荡而揭开。

  《地久天长》是导演王小帅《家园三部曲》中的首部作品,他阐述自己创作初衷时表示,“生命只有一次,而告别竟如此漫长”。与王小帅以前的作品相比,《地久天长》时间跨度更长,叙事背景也更为宏大。之所以选取跨度三十年之久的时间横轴,王小帅表示是因为“每一次的社会变迁,都会给每个人的生活,甚至一生的命运带来影响”。

  在赛果公布前,《地久天长》海外预售成绩已经是本届主竞赛单元作品中的最佳。除美国正在竞价外,全世界各国版权基本售罄,法国的版权销售远远超出了预计价格,在德国的拷贝发行数量也大大超出了艺术院线标准。

  王小帅导演的作品曾两次角逐柏林电影节DD2001年的《十七岁的单车》获得了评审团大奖;2008年时,《左右》荣获最佳剧本奖,成为唯一角逐金熊奖的华语片。

  在主竞赛单元的16部影片中,《地久天长》是压轴放映,这部催泪作品也在映后收获了一致好评,有媒体评价说:“王小帅将所有个人和社会政治的线索,整合在一个通俗易懂的故事中。”德国柏林勃兰登堡广播电台在评论中说:“3小时的电影一点不觉得冗长。王小帅奉献了一部杰出的、情感浓郁、条理清晰、技术上近乎完美的电影。”《银幕日报》评论称影片的野心点亮了柏林电影节。文章写道,影片的叙事达到了“在情感上动人,在历史层面又发人深省。这无疑是一部内容充实大胆而又引人深思的电影”。

  王景春和咏梅两位主演的表现更是得到认可,《综艺》杂志夸赞说在咏梅的脸上可以读出许多细微的感情,而王景春展现了普通人的善良。

  最终,两人分别拿下最佳男女演员桂冠,也是众望所归,如评委之一德国女星桑德拉?惠勒所说,银幕上几乎没有人可以像王景春与咏梅这样将一对夫妻演绎得如此自然。

  平常心

  不管火不火 我还是王景春

  获奖后第一件事情是做什么?新科柏林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获得者王景春笑说:“发朋友圈啊,告诉所有人。”

  王景春,对多数观众来说可能有些陌生,有时还会被很多人误认为是“道哥”刘桦。这位自称“长得有点着急”的演员,在庞大的演艺圈中可谓是深藏不露,2013年,王景春以《警察日记》获封东京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今年则以《地久天长》拿下柏林电影节最佳男演员桂冠。能拿奖固然开心,但王景春也再次强调,不管火不火,“我还是我”,荣誉不过是对自己的肯定,一切都没有变化,他永远会记得老艺术家向他示范的“戏比天大”的道理。

  王景春之前曾在《我11》中扮演父亲。这次在《地久天长》中依旧扮演父亲。“不一样的是《我11》是1976年,是讲那一年发生的事,这个是讲从1980一直到2012年30多年的事,这30年经过了很多事以后,尤其特别突发的一件事情,造成了他们命运的转变,他们怎样活下来的。”

  在东京电影节得奖时,王景春说这个奖像翅膀让他在电影的天空继续飞翔,要点亮黑暗,王景春那时说这个奖是对自己十来年坚持追求的一个肯定,也是一个鼓舞。“让你在这条路上继续往下走,而且会走得更好。我喜欢表演才做演员。得奖归来,生活、工作没变化。片酬是否涨,要去问我的经纪公司。可能好电影更多了吧,选择性更多。”

  在《地久天长》中,王景春要从壮年演到老年,跨度很大,他表示刘耀军这个人物就是老天特意安排给他的角色,无论是技能还是性格,都与自己极为相似。

  柏林获奖王景春说五年前自己站在台底下,今年站在领奖台上了。“我尤其感谢王小帅和刘璇让我来演这部电影,拍出一部这么好的艺术电影,展现了中国的现状。我生活在刘耀军的世界里。我还要感谢我的搭档咏梅,我们之间配合是多么默契,谢谢我剧组的同仁们,我的表演老师赵国斌,在背后支持我的兄弟姐妹们。我想对我在天堂的父亲说,好久不见,老爹。我也要把这个奖给这个女儿,让我知道做父亲多么美好。今天,所有人都是因为电影聚到这里,愿全世界所有情感和爱都能长存。”

  虽然是老戏骨,但王景春演了很多小人物,他表示自己并不担心不受重视。“作为演员我有多面性,如果是好的导演,他们都会知道我有多面性。”

  “新”女主

  49岁获大奖 咏梅直呼“幸运”

  凭借同一部作品,让男女主演同时获奖,这在柏林电影节上是第三次出现,说及此,王景春笑说是因为评委觉得他们演的实在太好了。“给谁奖都应该,不能单独给。他们见过银幕上的夫妻,没有像我们俩这样默契的,给了一个另一个也一定要给。”

  《地久天长》是咏梅第一次主演电影,成为在张曼玉(《阮玲玉》)和萧芳芳(《女人四十》)之后,第三位获得柏林电影节最佳女演员奖的中国女演员。

  非科班出身的咏梅出演过很多家喻户晓的影视作品,包括《中国式离婚》《悬崖》《刺客聂隐娘》等,《地久天长》是她主演的第一部电影。49岁获奖,咏梅有些激动:“在这个年龄还能拿这个奖,非常幸运。”但她也表示自己很紧张:“拿了这个奖之后,就不能像以前那样懒地生活了。”

  咏梅感谢王小帅导演选她做这部电影的主演,她说自己读剧本的时候,眼泪几乎就已流干,所以在首映的时候并没有哭出来。这次她饰演的王丽云要从壮年演到老年,年龄跨度很大,咏梅表示最难的还是老年时期的带妆表演。

  生活中并没有孩子的咏梅这次在片中扮演母亲,还要演失去孩子的母亲,在拍摄这部影片之前,她曾经和失独家庭的父母交流过,“我和他们聊了七个小时,我觉得我是能理解他们内心的痛的”。

  捧新人

  王源获认可 感慨没拖后腿

  《地久天长》凝聚众多老戏骨,由此使得“流量明星”王源的加盟,备受质疑,王源塑造的叛逆少年刘星受到观众的高度认可。王源表示:“还行,没有给大家拖后腿。”他还自曝观影时哭得稀里哗啦。

  此次是王源首次以演员身份受邀参加柏林电影节,他坦言这次是近期最紧张的一个行程,虽然是带着作品来,心里有底气,但还是会慌,害怕因为自己演得不好,拖累别的老师。

  对于王源,王小帅、王景春和咏梅等都给予赞扬。对于大家的夸奖,王源谦虚感谢了导演以及各位前辈老师的指导,让他对表演有了新的认识:“演一个角色不仅仅是说出台词,做出开心或愤怒的表情,是真的要融入角色中去。”

  供图/视觉中国

  观察

  柏林电影节明年改期 将在奥斯卡后举办

  2020年是柏林电影节的70周年,将改至2月下旬至3月1日之间举行,这意味将在美国奥斯卡颁奖典礼之后举行。

  去年奥斯卡宣布,2020年的颁奖典礼可能提前至2月9日举行,比往常早两周。显然,柏林电影节为此推迟2020年的举办时间,也是不得已的“自救”举措。

  此外,在担任柏林电影节主席将近20年后,迪特?科斯利克今年将卸任,这意味着,在第69届柏林电影节落幕后,“科斯利克时代”也画上了句号。第70届柏林电影节将由卡洛?查特尔接任主席。

  本组文/本报记者 肖扬

这一刻,瑞彩茫茫,石块近乎玲珑,如同世间的宝石灌注而成,给人以梦幻般的错觉。漫长岁月过去,在姜遇的出手下,它终于是要重见天日了,是福是祸难以预料。一阵阵悠扬的钟声不断,整个万妖岛上的妖兽们也仰天长啸,一时间风云再起。司徒风,继续,道“师弟,这些只是猜猜,我们切不可自乱阵脚,所以,此事还得请少侠相助,我事后前往同庆,我不在蜀山仙剑派,请关山师弟着手处理蜀山仙剑派关于天山的事情,所以还得有请沈师弟,也暗中相助关师弟,若是有事一定相助!” (责任编辑:刘爱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