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只是看了一眼,手上没有任何的停顿径直朝着第二神主杀去。这些人以前也都是一方天才,虽然没有晋入半圣,但是也是异常难缠的那种,无名不过才修炼了多久。就算是一尊圣境高手,这样的攻击也太夸张吧,这不是单纯的力量,或许单凭实力而言,他们比起圣境高手还是天差地别,但是这种战斗的层次,等闲的圣境的高手都是远远没有办法和他相比,应该说差得远了,这两个人都掌握有难以想象的惊世秘术!

那只半圣初期级别的怪鱼头目被火莲炸伤顿时怒吼着,张开大嘴猛然间朝着无名狠狠咬了过来。时至此刻,石暴的双眼之中放射出了一股莫名的贪婪之色,前行的速度也就此停止,而是悬立于水中,开始向着周围水域逡巡了起来。

  办好思想政治理论课关键在教师

  光明日报评论员

  3月1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学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座谈会上强调:“办好思想政治理论课关键在教师,关键在发挥教师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思政课教师,要给学生心灵埋下真善美的种子,引导学生扣好人生第一粒扣子。”

  “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承担着铸魂育人的神圣使命。思想政治理论课是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的关键课程,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承担着塑造灵魂、塑造生命、塑造人的历史重任。从学生个人成长角度看,青少年阶段是人生的“拔节孕穗期”,如果这时阳光、雨露不足,就会误了一季收成。如果人生的第一粒扣子扣错了,那么后面每一粒都会跟着错。从党和国家的事业全局来看,我们要实现国家富强、民族振兴,离不开一代又一代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和接班人。这就要求我们办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铸魂育人。正因为此,思政课作用不可替代,思政课教师责任重大。

  教育大计,教师为本。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思想政治理论课和师资队伍建设。2016年,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上指出:“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承担着神圣使命。传道者自己首先要明道、信道。”2018年,他又在北京大学师生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中强调:“评价教师队伍素质的第一标准应该是师德师风。师德师风建设应该是每一所学校常抓不懈的工作,既要有严格制度规定,也要有日常教育督导。”这些重要论述,是我们做好新时代学校思想政治理论教育工作的根本遵循。

  应当看到,当前不同思想文化观点交流交融交锋,特别是随着互联网等新的信息传播渠道的迅速发展,学校思想政治教育工作面临着许多新情况新任务新课题。如何引导学生自觉树立正确的理想信念,培养学生理性、科学、客观、全面的思维品质,辩证看待历史演进和国家发展进程中的成就与不足,考验着思政课老师的能力水平。

  教师是办好思政课的关键。习近平总书记在会上提出了“政治要强”“情怀要深”“思维要新”“视野要广”“自律要严”“人格要正”的新要求,这既是新时代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授课水平的衡量标准,也为思政课教师提高授课能力提供了努力方向。广大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要认真学习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论述,不断总结学生的认知规律和接受特点,发挥学生主体性作用,在不断启发中让学生水到渠成得出结论。

  “师者,人之模范也”。广大思政课教师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传道者,责任重大,使命光荣。思政课教师要引导学生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培养他们不畏困难、攻坚克难的拼搏精神,为莘莘学子点亮理想的灯,照亮前行的路,激励他们用青春抒写时代,用奋斗开创未来。

  《光明日报》( 2019年03月19日 01版)

   “谁,竟敢杀我桃花谷的弟子!”管元武一手捏碎了几道飞过来的剑光,顿时大和这说道。范明是和剑圣战斗的时候消耗太多才被无名给捡了个漏,这样的观念深入人心根深蒂固,即便无名收拾了一些传奇九重的高手也没用,传奇九重和传奇大圆满境界高手之间有着天壤之别。

  陈星旭 “童星”对于我来说是负担

《东宫》中饰演男主角李承鄞。

《激情燃烧的岁月》中饰演童年石海。

 

  生日:1996年3月31日

  出生地:辽宁沈阳

  星座:白羊座

  身高:186cm

  代表作:《东宫》《射雕英雄传》《山楂树之恋》《闪闪的红星》《激情燃烧的岁月》

  有着“童星”光环的陈星旭可以算是一名“小戏骨”,4岁出演了演艺生涯中第一部作品《激情燃烧的岁月》,随后参演了《闪闪的红星》《金婚》《山楂树之恋》《射雕英雄传》等20余部影视作品,直到今年一部《东宫》,剧中的腹黑太子李承鄞带火了陈星旭。

  尽管“东宫女孩”们每天刷着热搜,陈星旭并没有偶像包袱,出门也不会戴帽子和口罩,“谁会认出来我啊?”在陈星旭看来,大家喜欢的是角色,并不是自己,所以即便遇到一部“爆款剧”,他依然不觉得有什么可骄傲的,而是想,再遇到这种戏时,该怎么办。

  童星出道

  孙海英成了“童年阴影”

  1999年,3岁的陈星旭在动物园玩耍时被星探发现去拍了广告,4岁出演了演艺生涯中第一部作品《激情燃烧的岁月》,饰演童年石海。当时的陈星旭还看不懂剧本,也不太能理解人物情感,全靠妈妈给他讲解。陈星旭印象最深的一场戏是,小石海说疙瘩汤难吃,饰演父亲的孙海英一拍桌子就开始骂他,4岁的陈星旭被吓得哇哇大哭,“我当时都吓傻了,特别害怕,那会儿孙海英老师就是我的童年阴影。”

  拥有“童星光环”就像拿到了进入影视圈的通行卡,陈星旭也因此获得与很多优秀演员合作的机会。别人都说他是童星,但他觉得不是。“那时候我不知道什么是表演,也不希望童星成为我的负担和羁绊。”

  2014年,陈星旭考进中央戏剧学院,正式步入了演员的修炼之路。上大学前陈星旭有不少拍戏经历,但表演方式都是通过导演现场指导,再结合自己当时感受下意识给出反应。在上大学之后,陈星旭学习了专业知识理论,开始明白要给所有下意识的动作找到理论支撑。“这是在看剧本的时候就会捋顺的部分,所以案头工作一定要做好,在现场是来不及想这些的。”

  《东宫》

  头两个星期找不到感觉

  《东宫》是陈星旭成年之后第一部挑大梁的戏,也是第一次出演男主角,对于陈星旭来说,李承鄞是一个极具复杂性和矛盾性的人物,既要权位,去为自己在乎的人报仇,守护身边人,但为了权位又不惜伤害自己在乎的人,是一个非常难塑造的角色。

  拍摄《东宫》时陈星旭做了很多案头工作,“比如明天要拍这场戏,我要知道李承鄞这时经历了什么事,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台词,做出这样的反应和动作。”只有找到这些原因,把台词磨合清楚,再把自己的想法跟导演的预想融合,跟对手碰撞,才知道要如何去表现这个人物。“拍戏是一个很长的过程,不是把词说好就行了。”

  工作中陈星旭对自己的要求非常严格,在拍摄现场不会玩手机,候场的时候就看剧本。尽管做了很多准备,但在塑造李承鄞这个角色的过程中,陈星旭依旧觉得很难,“拍《东宫》的前两个星期我一直找不到角色的感觉,不管我怎么演,导演都说不对,每次回到房间洗完澡我都想放弃不演了。”

  一直到太子刚死那场戏,李承鄞独自一人走在河边,显得特别苍凉,这一瞬陈星旭突然通了,整个人的状态、眼神都变得越来越像李承鄞,就连平时在家说话的方式都不一样了。“年轻演员经验少,要让自己变成这个角色,每天变化一点儿,慢慢你就会成为他。”

  生活

  泪点很低,没偶像包袱

  陈星旭觉得能把自己热爱的事当作工作是一件很棒的事,就算当年没能考上中戏,他依然会往这方面努力。父母都很支持陈星旭当演员。从小妈妈就教育陈星旭,既然你选择了这个行业就一定要做好,要么就不做。母亲不担心陈星旭会在剧组里吃苦,三百六十行哪行都不容易,母亲唯一担心的就是拍摄中的安全问题,“妈妈担心我会骑马受伤,把脖子扭了,会发生什么意外。”

  陈星旭生活和工作完全是两种状态。银幕上超A的东宫太子李承鄞,在生活中其实很容易被感动,是一个泪点很低的人。《东宫》拍摄了180天,杀青时陈星旭哭了40分钟,他觉得这些人也许要很久之后才能见到了,就算自己接了新戏,下一部戏杀青时依旧是大家曲终人散,到头来就剩自己一个人。“我觉得每一个人都有自己抒发感情的方式,这种孤独让你成长。爱哭的男人不丢人,没担当的男人才丢人。”

  新鲜问答

  新京报:上学的时候会有隔壁班的女生给你递情书吗?

  陈星旭:这个还真没有,好多演员都会有这样的经历,但我没有唉!都没人理我,这是为什么?别人都有隔壁班的小女生过来送纸条,到现在我一封情书都没有收到。难道是我那时候还很胖,大家对胖胖的男生没有好感吧?

  新京报:演杨康的时候大家都觉得你有点胖,是“易胖体”吗?

  陈星旭:我总觉得是自己吸收太好了,连喝水都会胖。我那时进组还瘦了呢,但瘦得不明显,就一两斤,那会儿也不知道该怎么减肥,每天运动量大,吃得也多啊!现在我就是少吃多动。以前吃一碗饭,现在一天吃四分之一碗,把所有零食全都戒掉,包括我最爱吃的巧克力,最多吃一些干果。

  新京报:现在大家对小鲜肉的争议很多,不用功,演技不好,还占用资源,你身在这个时代听到这种声音,会有压力吗?

  陈星旭:你觉得我长得像小鲜肉吗?(大笑)都说我像三十几岁的。这样的声音我也听过,看自己怎么做,不管你是什么样的演员都会有人说好或者不好,做好自己是最重要的。

  新京报:目前有想演的角色吗?

  陈星旭:想接一部现代戏,接一个很正的硬汉形象或者钢铁直男。我喜欢这种角色,可以让人感受到一个男人真正的魅力。

  新京报:现在《东宫》火了,以后在接戏上会有什么标准吗?

  陈星旭:我还是会保持初心,去选择自己喜欢的作品,如果你自己都不喜欢这个角色,别人会满意吗?

  新京报:未来会不会公布恋情?

  陈星旭:如果决定长久在一起的话,一定会公布,作为男人一定要对感情负责任。

  采写/新京报记者 刘玮 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长老让我们在这里等着,看看有没有北人的追击者,果然看到了,嘿嘿,小子,算你运气不好!”那个为首的蛮人武者狞笑着看着无名。不过,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北镇第一兵器制造所对这家机构排挤得非常厉害,据说还下过一次套,让北镇第二兵器制造所损失惨重,举步维艰,听说还负债不少,已是到了濒临倒闭的边缘。只是此人已然离开流金城,不知所踪了,若是家主对峡谷之中的食人蚁感兴趣,老朽可以派出得力之人设法捕捉上一只两只,让家主研究一番的。” (责任编辑:周景王姬贵)